新闻动态   News
    无分类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第一七二章 男儿到死心如铁

2017-12-7 19:10:59      点击:

  “显然,他们知道我们在紧追不舍,便拿韦无缺当饵,把我们引上歧途。”王贤应道:“他们应该往另一个方向撤离了。”

  王贤摇摇头,他也想不通这点,因为一切都是瞒着韦无缺的,而且武当山的‘千里追魂’也是最隐秘的机密,外人根本听都没听过。为何对方却能知晓?

  “已经补了。”周新淡淡道:“我已经传话给唐伯爷,命大军开始搜山!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老天爷不在咱们这边啊,要是没下这场雪,我还有一招杀手锏,可惜现在没法用了。”

  “搜山这法子太笨。”周新再叹一声道:“对方在暗处,对地形熟悉,人数又少,很可能一无所获。”顿一下,他直言不讳道:“其实如此大张声势的目的,不过是想把他们吓回去,不让他们进入更广阔的山林而已。”又问道:“你说,他们会不会被吓回来?”

  “有可能。”王贤想一想道:“记得臬台大人说过,人在极度恐慌中,会去向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“不错,杀人凶手往往会躲到自己的亲戚家,全然不想官差很快会找上门。”周新缓缓点头道:“必须让唐伯爷日夜搜索,全力施压,把他们逼回浦江去!”

  于是一众精于追踪的高手,开始在山头逐寸逐寸的搜寻。果然片刻之后,有捕快惊喜道:“他们往这儿走了!”

  周新和王贤赶紧过去,乍一看,雪地上没有什么痕迹,但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有用皮毛扫雪的痕迹,虽然很轻很淡,但毕竟不可能复原如初。周新俯下身子,用带着鹿皮手套右手,轻轻拂去雪层,露出雪下的草丛,便见被踩倒的野草,勾勒出一只清晰的脚印!

  “分兵。”周新道:“你带一半人,沿着这个痕迹追捕,我带其余人折回,看看沿途有没有漏掉什么。”

  兵分两路,话分两头,王贤带着一队捕快,循着地冇上浅浅的痕迹追寻下去,行出二里地远,便复又见到清晰的脚印

  捕快们欢呼一声,循着足印追出十余里地,天快黑时,突然听到前面有兵荒马乱之声,还有人喊道:“哪里跑!”捕快们闻之精神一振。苦寻数日后终有所获的激动,竟让他们闻战则喜,纷纷丢掉身上的累赘,抽出兵刃迎了上去。

  王贤也挺激动的,但想了想还是别去添乱了,便和灵霄爬上一旁的山梁,将厮杀场尽收眼底……只见百余名身穿玄色战袄的官兵,在追赶数名劲装汉子。那些汉子不慌不忙,距离却越拉越远,待会接着夜色的掩护,逃跑是没问题的。却不料一队捕快凭空杀出,而且各个身手了得,死死拦住他们的去路。

  官兵本以为追不上了,见有援兵相助,登时士气大振。劲装汉子们心情一沉,却对官兵‘投降不杀’的喊声充耳不闻,挺起长枪迎敌而上,意图杀出重围。但官军好容易才逮到他们,岂能让他们跑了?毫无缓冲,双方便激烈的厮杀起来!

  王贤和灵霄站在高处俯瞰,见劲装汉子们陷入重围,根本不可能逃脱了。但他们结成阵势、临敌不惧,虽然面对二十倍之敌,却依然不落下风。尤其是几个使长枪的,枪法威猛绝伦又迅若灵蛇,每一枪都会刺中一名官军,然后飞快的收枪,再刺!给官军造成了极大的伤害,鲜血飞溅、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  “那个人,就是在一线天偷袭我们的!”灵霄死死盯着其中一名长枪手,突然叫起来。但她没有冲动的下去报仇,一来,她得保护王贤,二来这些以寡敌众的武士,其实早知道逃不掉了,却充满了视死如归的慷慨,哪怕是敌人都不禁对他们肃然起敬。

  厮杀到天色渐黑,外围的官军点起火把,将战圈照得亮如白地,圈中的八名劲装汉子,体力已近枯竭,各个身上挂彩,已经使不出那样势若奔雷的长枪了!而官军的长矛兵却赶上来了,无数长矛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刺来,劲装汉子们被死死围住,无处腾挪,虽然尽力格挡,却每次都有人被刺伤

  然而他们一声都不吭,坚持着不肯倒下……终于,有人同时被三支长枪刺中了腹部,接着被凌空挑了起来,然后重重甩出战圈。官军训练有素,未等其落地便用长枪抵住,接着捆了个结实。

  阵中少了一支长枪,登时空门大开,www.9882001.com剩下七人还没来得及补上,又被刺中一个,挑起来,甩出去,绑起来,如法炮制。

  余下六人相视惨笑,不约而同道:“兄长,咱们黄泉路上见!”说完便散阵,各自挺起兵器,朝官军扑上去,如一头头疯虎入狼群,官军登时大乱,厮杀陡然惨烈起来。

  两个劲装汉子被十几支长矛刺中,犹自高歌不已:“我最怜君中宵舞。道‘男儿到死心如铁’,看试手、补天裂!

  又有两人被砍倒在地……只剩最后一人,无数长枪从四面八方插入他的身体,将他高高举起,他用最后的力气嘶吼道:“看试手,补天裂!”

  良久,捕快头目才上来山梁,小声禀报道:“一共八个人,六个被当场格杀,其余两个……也咬舌自尽了。”

  “尸体怎么处理?”王贤心里迸出‘义士’两个字,他有十分强烈的意愿,想要‘青山埋忠骨,托体同山阿’,安葬这八位义士。他自己都奇怪,为何会有这种想法。

  “周兄弟,你说的没错。”王贤点点头,轻声道:“大家各为其主,生死有命。但这样的汉子,值得我们敬重。”

  “小人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周捕头大有知音之感,重重点头道。“大人,这些官军是都司衙门的,领队的是个百户,等着大人下去和他说话呢。”

  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便随他下了山梁,来到一名武将跟前,人家品级高,而且武将的地位也比文官高,何况王贤这种杂职官。所以一直等着王贤向他行礼,那百户才淡淡道:“免了吧。尸首我们要带回去,这是战场上的规矩。”

  两人来到人少处嘀咕一阵子,不一会儿那百户便朝王贤拱拱手道:“谢兄弟提醒,我这就回去请示,劳烦在这儿等会儿。”说完,那百户吩咐几句,便带着几名手下急匆匆去了,剩下的人手就地休息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告诉他,这些尸首是些大麻烦,还是问明白了再决定的好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唐伯爷又不傻,绝不会要这些麻烦的。”